龟免赛跑新传

等待 20 秒即可获得奖励

  入围十二生肖的庆祝晚会上,兔子突然宣布说:“我和龟赛跑失利后,一直是各界耻笑的对象,名誉受到了严重损害,现在不同了,我已是十二生肖中的一员,为了维护十二生肖的整体形象,我决定重邀龟举行第二次比赛!”

  此话一出,举座哗然。老牛首先表示反对:“上次赛跑失误,是由于你一时大意,这次比赛,你绝对不会掉以轻心,这样一来,你与龟的比赛就显失公平,我们其它生肖是不会答应的!”马也晃晃脑袋表示首肯。猴子狡猾的摆摆尾巴嘲弄兔子:“这次十二生肖没有排在首位,是不是心里不舒服,要借这事把自己炒作一番?”

  虎、鸡、蛇、狗等众肖也都纷纷劝说:早已是陈谷烂糜子的过眼往事了,干吗还那么纠结呀,再说了,咱拿自己的强项跟人家的弱项比,这不是明摆着以已之长击其之短吗?一旦传到社会上去,人家会说我们得名便猖狂的!

  原来以为这样做会赢得满堂喝采,未料却招来一片反对之声,兔子委屈得眼圈都变红了。她吱吱叫着,对大家说:“为了体现公平、公正、合理,此次比赛等龟跑出两天后,我再启程!”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掌声。

  老牛这时又站起来说:“既然如此,也得先征求一下龟的意见,我们不能强人所难。”众肖对此纷纷附议,并一致推举生性灵巧的猴子作为信使,前去与龟洽谈。对此,兔子并无异议,她思索片刻,似乎不经意的向猴子抛去一个多情的媚眼,示意猴子一会有话要说。猴子虽说刚才对兔子有所不敬,但那都是因为兔子一时抢了风头闹的,更何况兔猴的祖上---广寒仙子和齐天大圣昔日都曾在天庭同朝为官,惺惺惜惺惺,因此,对兔子的暗示,猴子自然心领神会。

  对于兔、猴会后到底究竟密议了些什么,众肖自然不得而知,但见猴子第二天就从龟那里带来消息:龟不仅同意与兔赛跑,而且断然否决了兔子关于让她两天的提议,并声称比赛规则与上次相同,兔子若再有类似带有明显岐视性的建议,她将拒绝参加此次大赛。

  听完猴子带回来的信息,众生肖面面相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老牛一蹄子摁住猴子:“你要敢忽悠我们大家,小心我踏断你的脊梁骨!”猴子被老牛踩得嗷嗷直叫,带着哭腔道:“这么大的事情,我那里敢胡说八道,不信,你去问龟!”马见此情景,用尾巴扫扫老牛说:“你也别再使牛性子啦,依我看,猴子就是有再大的胆,他也不敢假传龟意!”

  尽管众生肖对这次实力悬殊的赛事仍心存疑窦,但既然当事龟都已明确表态,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有蛇在一边冷冷笑道:“等着瞧吧,好戏就要开场了。”

  随着公鸡的一声鸣叫,龟兔抖擞精神同时起跑。对这种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众生肖没有兴趣在现场观看,都相互提醒一句:有消息了别忘了给报个信噢,便都各忙各的去了。

  未料,比赛刚开始不久,就有坏消息传来:兔子在跑出五里地后,又靠在一个树墩上呼呼的大睡起来了!眼看又要悲剧重演,这可急坏了众生肖。因为上次比赛属于兔子的个人行为,这次不同了,兔子是作为十二生肖中的一员参赛的,再搞砸了,将有辱众肖名望,因此,众生肖绝不能袖手旁观!

  众生肖连夜召开会议,决定采取干预行动。马在会后没有来的急喘口气便在夜幕中飞奔前往。天亮找到兔子时,兔子一觉刚醒,正悠闲自得的吃着嫩草呢。马怒气冲冲的蹬她一蹄子:“干嘛呢你,老毛病又犯啦?”

  兔子不宵的瞪他一眼,满脸不高兴的说:“人家正在比赛呢,你不去拉车干活,跑这来瞎嚷嚷什么?”马跺着蹄子吼道:“有你这么赛跑的吗?本来咱这十二生肖终于都有了名份,不但在动物界,甚至在人类都算得上是社会名流了,你却硬要与龟搞什么赛跑,大伙依了你,你到好,又老调重弹,还想再丢一回人哪?实话告诉你,来找你之前,大伙已经开会说了,这次要是因为你惹得人类对十二生肖产生置疑,要求重新评定,就灭了你兔子全家!”

  马一向温顺谦和,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充满血腥味的话来,真的把兔子吓了一跳。她惊愣片刻,又咯咯笑了起来。马被兔子的笑声弄得一头雾水,问道:“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笑的出来?”

  兔子一蹦子跳到马背上,凑近马耳悄声说:“你放宽心就是了,我这次让猴子在龟身上偷偷装了GPS卫星定位仪,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连在那个土墩子后面丢了个盹,在那个草丛里撒了泡尿我都一清二楚,你就让他慢慢瞎跑吧,你和大伙等着我的好消息就是了!”说着,从自己的长耳朵里拿出一个袖珍仪器在马的眼前晃了晃。

  马一扭身在把兔子从背上摔下来,睁圆两眼恼怒的呵斥兔子:“你真够阴的!”未料,兔子不但没恼,还有点自鸣得意:“要不,为什么说狡兔三窟呢?”

  马一听兔子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无奈中仰天长嘶一声,扬蹄绝尘而去。

  马带回的消息立刻在众生肖中炸开了锅,老牛脾气火爆,嚷嚷着就要去把兔子提溜回来,省的闹出丑闻,老虎虽未发言,但也把一对利齿咬得嘎吧乱响,狗汪汪叫了几声,但这会儿大家都气糊涂了,谁也没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羊自入围生肖之后,一直保持低调。这会见大伙吵吵嚷嚷没个主意,便捋捋胡须说:“兔子这么做虽说有点那个,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吵闹纷飞的会场突然死一般的寂静下来。

  只听羊娓娓而谈:“这其中的缘由有三哪!兔子过去大意失锦州,现在贵为生肖,理所当然的要为自己翻案,这为一;龟兔赛跑,本为戏说,既要重新比赛,又失公平,但又不能不赛,这就让兔子为难了,其为二;万般无奈之下,不得已而为之,这正如人类所说的逼良为娼啊!”听羊分析的头头是道,大伙便不再言语,只是狗摇着尾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免子生性温柔,没想到还会来这一手,看来今后可不敢随便再欺负她嘞。”

  大家正在闲聊,只见马飞奔而来:“大事不好了,免子这次又输了!”

  什么?众生肖集会的地方顿时炸开了营,大家一时不明就里,一个个咬牙切齿,怒不可遏,老虎咆哮着就要拿免子当晚餐,狗也在一旁跃跃欲试,蛇冷冷的说:“人类也不知咋想的,压根就不该让免子这样不负责任的玩意入围十二生肖!”大伙正在议论,龟不知从那冒了出来,慢悠悠道:“免子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只兴她让猴子给我偷着装定位仪,就不兴我把定位仪再做做手脚啊,咱这叫将计就计,这次啊,她又大意啦!”

  老牛半晌没哼气,大概是让免子给气糊涂了,这会儿忽地悟过神来,大声问:“那免子呢,怎么到这会还不见踪影?”蛇一笑道:“闹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敢露面啊?”猴子垂头夹气的说:“她还来什么呀?把嘴都气豁了,正在自家窝里养病呢!“

  • Copyright 2018 巨根增大网
  • 声明:所有资源来自网络,如侵犯您的权利,请来信通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