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之死带来的领导教训

等待 20 秒即可获得奖励

  创业企业最奇妙的一点就是你不知道你所做的事是否会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你当然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什么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当它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感觉自己站在世界的巅峰——就好像从来没有过任何事出错一样。 (推荐:领导力培训)
  可是事情并非如此。
  2003年,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加拿大寻呼机公司rim推出了一种内置qwerty全键盘的手机,这款设备可以获取推送的电子邮件。黑莓完美地做到了一件事——它让企业用户能够在任何地点使用电子邮件。谁知道这会是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我认识的人里没人知道,这是可以肯定的。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你就知道了,到处都有风险投资家、银行家和企业高管在会议和董事会里为之绞尽脑汁。crackberry诞生了。突然之间,智能手机变得有意义,rim拥有了这个市场。销售额疯涨,在2005年只有10亿美元,可是仅仅四年以后就增长到了100亿美元。
  可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颠覆性的技术既有可能成就你,也有可能毁灭你。
  当苹果在2007年推出iphone 手机,用高级网络浏览器和第三方应用支持将智能手机推向另一个层次后,rim完全被惊呆了。谷歌紧随其后推出了自己的安卓平台。原来智能手机还可以有其他的杀手级应用。突然之间,黑莓陷入了困境。
  rim的两位共同ceo mike lazaridis和jim balsillie的反应非常像是深夜里两只被汽车大灯照到的小鹿。首先,他们怀疑,然后是嘲笑,最终被慢慢甩在后面,然后再竭尽全力地努力追赶。他们从来没有一次承认过自己遇到了麻烦,即使是在iphone和安卓手机不断挤占黑莓手机市场份额的时候也没有承认过。甚至在苹果另一次重大的产品突破——ipad冲击市场之后也没有承认过。
  最后,在rim已经失去了700亿美元的市值,并且被迫为未出售的playbook平板电脑买单4亿8500万美元之后,一切都够了。今年一月份,lazaridis和balsillie双双被解职,公司内部另一位不出名的人士——前共同coothorsteinheins被任命代替他们出任公司ceo。在他的“走出去”电话会议中,heins没有浪费时间做出任何爆发性的行动,大胆地宣布自己的计划,他只是表示将继续原来的工作,“我并不认为需要进行某种剧变。”
  上个月,heins最终醒悟过来,宣布了投资者、员工——事实上是所有人希望并且需要听到的内容:“现在,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清楚了,rim需要的是实质性的变化。”该公司还宣布了两位主要高管的离职,jim balsillie将离开董事会,这被认为是“战略性的机遇”,也意味着这家公司也许不会独立存在。
  现在,这有这么难吗?需要花五年的时间才能够弄清楚吗?
  虽然这样的事情在商业世界里经常发生,可是很少有,如果说曾经有过的话,这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一家公司的领导做了如此之多错得一塌糊涂的事情,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让一个一度辉煌的品牌过早消亡。这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堂非常好的课程。
  高度竞争的全球化市场非常野蛮而且无情。只有两种类型的公司——快速行动的公司和死掉的公司。时间永远不会站在你这边。当你面对着像苹果公司这样的对手以及iphone这样颠覆性的竞争产品的时候,就完全没有任何借口采取“等等看”的方法。因为rim的高管花了五年的时间才清醒过来,并且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因此这家公司很有可能就此一败涂地。
  多样性是好事。董事会成员全部都由计数器一样的人组成是个糟糕的主意。rim的所有八位外部董事,包括它的主席和执行董事都是会计师、经济学家和财务人员。(我不是在开玩笑。你可以去看看他们的简历。)相似的头脑容易产生群体思维。在涉及战略监管和公司治理的问题时,很多因素都很重要,保持一点多样性则是至关重要的。
  总是尊重竞争。英特尔前ceo andy grove正确地体现了这一点——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如果你努力创造一种杀手级的应用,开拓之前没有的巨大市场机会,你就需要做三件事:急速扩张以跟上需求和增长、持续不断地创新、往外看——竞争对手会紧紧跟随你。不要让胜利冲昏头脑。惰性、固步自封将会带来灾难。
  从内部提拔不一定是个好主意。如果ibm在1993年是从内部提拔而不是从外部聘请lou gerstner担任公司的ceo,可能就不会变成今天的ibm。同样,rim的局面需要一个局外人。heins自己就是问题的一部分,现在,他也许会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了。抱歉,我并不认为这会有效。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作为一家公司的领导者,他无法看到很多局外人早就看到的事实。而且,很多人——包括我——都不认为他是能够扭转乾坤的材料。
  资本主义不仅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哈佛商业评论》最近的一篇文章宣称,“资本主义制度遭遇围困”需要从根本上加以改变,因为企业或多或少都是邪恶的。看,银行业的灾难并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我们都是企业的利益有关者。作为员工、投资者、合作伙伴,无论是什么,我们希望我们的管理层团队能够专注于提供会赢得竞争、赢得市场份额、增加企业收入和利润的产品。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将最终失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401ks,我们的业务。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在追求业务增长的同时应该破坏环境。我恰恰认为执行官们应该可以一边走路一边嚼口香糖。
  rim的过早死亡比一切都更能够说明企业家的成功转瞬即逝。它告诉我们值得学习的公司——以及值得我们尊重和敬佩的领导——并不是那些拥有病毒性产品的公司和领导者,而是那些在激烈竞争的市场搏杀中存活下来,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不断发展的公司和领导者。
  领导力培训课程也是近期大家关注的话题